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漠独行的博客

荒漠到绿洲爱的跋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内心独白:守一片荒漠,平淡经营,必有绿洲和我共醉黄昏!

网易考拉推荐

杀年猪(散文原创)  

2007-07-09 18:12:2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 网络图片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杀 年 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连鸡也不敢杀的。可是,杀年猪不但没有给我留下血腥味,相反,总是有那么一丝温馨和美好,固执地留在了记忆中!

      小时候,杀年猪是新一年生活改善的开始,于是也就年年盼着杀猪。刚一入冬,小村的家家户户就忙着淹酸菜。不论贫富,酸菜是杀猪不能少的一道菜----烩菜。更是一冬的主菜。富足一点的人家要淹两大缸。白菜用热水烫一下入缸,发的快,也能多装一些。菜入缸以后,就天天盼着酸。“妈妈,还有几天菜能酸?”“快了,用不了几天。”母亲回答得象是漫不经心,其实她也暗暗地盼着那一天!孩子们高兴,母亲自然快乐。菜终于在无数个“快了”之后酸了。杀年猪的大事便真的纳入生活日程。我们姐弟分好工,谁借杀猪刀,谁借盛菜的盆......此外杀年猪请谁也是家中的大事。尽管此前早已商议多次,但杀猪前还需最后拍板。长辈是不能缺的,街坊邻居要请,老师,亲朋好友......精打细算之后,几十位就定下来。然后再细分工,谁负责通知谁。小村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接到吃肉的通知是必去的,除非有特殊的情况------一人同时接到几家的通知,要知道每逢杀猪季节,有时小村一天要杀十几头猪。要说特殊人物,小村有个姓付的五保老人。家家都要请的,如果哪家请不到,必是落个不安。事后一定要补上的!老人吃肉从不上桌,女主人自然知道老人的习惯,切一三盆白肉(介于大盆和小盆之间),把搅好的蒜泥往白肉上一泼。老人自己找个僻静的地方,象吃饭一样片刻盆就见底:“好了孩子,今年的猪肉真香!”这是老人一成不变的话,也是对母亲最高的奖赏,那时母亲的笑就格外安详,欣慰,灿烂!

      杀猪自然也有一些心酸的故事,某家杀年猪从不请人,哪怕是街坊邻居。据说,事先准备好几袋沙土。夫妻齐上阵,再加几袋沙土相助,猪自然也是能杀死的。有一年,猪杀了半死跑掉,邻里出手相助,这下该请几位了吧?有实在的人就没吃晚饭等在家中。估计早该吃饭了,仍没有得到邀请,饿得一身冷汗之后,开门探视,那家早已熄灯睡觉了!于是就有了那心酸的笑话,故事也就一直流传至今。

      杀猪的前一天晚上,家中是要切酸菜的。炕上一盆火红的炭火,地下几位妇女边说边笑。

     “昨天,村长家杀猪请了上百人,听说吃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 “谁敢和村长比,他不请来年谁选他。再说,到哪还不搂回个猪。”

     “闲谈莫论人非!”母亲及时拉回话题。

     “是呀,今年你家的猪算是最肥的了。是不是应该传授一下经验?”。有人问母亲。

     “你多睡觉,少喂猪,你家的猪就胖了!”母亲半嗔半怪地说。

     “当心,别把你家男人睡瘦了。”不知哪个嘴快的女人及时补了一句,几位妇女便笑成一团!

      能否请到杀猪高手,那就看你在小村中的威望和人缘了。好的杀猪师傅一刀致命,并且多接血,猪肉白嫩。灌血肠对杀猪师傅是一个考验,也是衡量杀猪是否成功的一个标准。上桌的血肠要老嫩适中,光亮照人。色香味俱全,且能过刀关---过刀不碎。哪家的血肠灌得好坏看一看主人的脸便一目了然。因此,请杀猪师傅也就格外慎重。

     因为害怕看杀猪的场面,每逢杀猪师傅动刀时,我总是躲到远处,待到一切安静下来再回家时,鲜活的猪已变成了一块块大小不等的肉。我们欢天喜地和师傅们一起张罗着烀肉,母亲躲在一边暗自神伤,毕竟她喂了一年猪,有了感情,难免心酸。烀肉也很有讲究,猪蹄不能烀。留着年夜吃,说是可以搂钱。猪尾巴一定要烀,预示着过日子不能留“尾巴”。烀多少,烀哪块,全看主人的大度。我家那时很少烀血脖,而且瘦肉烀得多。目的是让大家吃个实惠。

     烩菜,算是东北的特色菜之一了。烀肉时,把切好的几大盆酸菜一同放进锅里。待到次日出锅,酸香可口,是日常其他菜所不能比的。杀猪的大餐之后就是送烩菜了。帮助切菜的要送,杀猪的师傅要送,关系特殊的吃了猪肉之后,还要带上一块熟肉和一根血肠,让家里人一同品尝。接受的人虽然一再推说:“不好意思”,脸上却堆着满足的微笑。烩菜的上面也要盖一些肉。我的一个邻居婶子每年送的烩菜总是菜多肉少,而母亲却相反。但是那位婶子却要赔上许多的客套话。猪小啦,吃的人多啦……而我们都能理解她,毕竟她的家境不如我们。尽管那时的生活比较困难,一个年猪杀下来,怕是几十斤肉就没了。奇怪的是,大家都没有什么抱怨,落了个心安理得!讨个喜庆!

     如今,渐渐远离了小村,自家是不能再杀年猪了。可是,每到杀猪季节,每当接到远方的邀请电话,小屋前那忙碌的杀猪情景,那随着热气飘出的肉香;那些有关杀猪的趣事又鲜活在记忆中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7.7.9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1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